專業清收各種欠款,10年行業經驗,不成功不收費

站點公告 首頁> 站點公告

擋賬的黑道大哥

分享到:
更新時間:2016年04月05日17:25:15 打印此頁 關閉
摘要: 當一個人惬意地享受幸福生活,認爲自己成功輝煌時,一定要多想想曾經的落魄無助,也就是說要居安思危。   有一年冬天,晚上冷风飕飕,我已经洗漱完毕,刚把袜子晾到暖气包上,正准备睡觉,突然接到朋友大飞打来的一个電話,说他公司的两个兄弟因为债务的事被人叫去谈判,现在对方把人扣住不让走,还扬言要把他们从4楼扔下去。 ...
當一個人惬意地享受幸福生活,認爲自己成功輝煌時,一定要多想想曾經的落魄無助,也就是說要居安思危。
 
有一年冬天,晚上冷风飕飕,我已经洗漱完毕,刚把袜子晾到暖气包上,正准备睡觉,突然接到朋友大飞打来的一个電話,说他公司的两个兄弟因为债务的事被人叫去谈判,现在对方把人扣住不让走,还扬言要把他们从4楼扔下去。
 
大飞是我的好弟兄,当年我落魄时接济过我。他是个纯混社会的大哥,不是职业讨债人,只是把讨债当做业余营生。在外人看来,讨债这样的事就是混混才干的。以前我需要人手的时候会打電話向他借人,他的兄弟去收账也纯粹就是图个热闹,赚点小钱。此次因为我离他朋友被扣的地方近,可以最短时间内去救援他朋友,而且我有一些解决问题的经验,所以大飞才找我。
 
他叫我先去看看,他隨後就到,還告訴我對方叫來的人好像是個社會大哥。聽到“要從四樓把人扔下來”這句話,我打了一個激靈,來不及穿襪子,穿上鞋子就沖出了門,直奔大飛說的那個小區。那個地方離我住的地方只有三百多米,我在路上趕緊聯系了亮子和黑胖,叫他們火速趕到。
 
我到了以后给大飞的兄弟打電話,问清楚地址,敲门进去。对方的带头人物是一个四十多岁,穿着一身运动服,头发理得很短的男人,一看就是一副混社会的打扮。房子里七零八落地坐着几个人,这个所谓的大哥看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“这个账,不能收,我要挡”,这让我很反感。而且他发出的声音就像一只被追得满世界乱跑的“唐老鸭”呱呱地乱叫一样,非常刺耳,声音分贝也很高,让人听着很不舒服。“唐老鸭”话音一落,我插上话说:“你岁数比我年长,我称呼你一声大哥,什么事都要讲理,或者讲规矩。”我之所以敢这样说,是因为这样的事我们也遇得多了,既然你是玩社会的,你要出头挡账,就要遵守这些规矩。
 
我說:“兄弟只說兩點,第一,大家出來都是求財的,你不能擋我們兄弟的財路;第二,按規矩辦,既然你是大哥,那麽給兄弟把車馬費出了,這個錢我們就不賺了。”說完,我望著“唐老鴨”,看他怎麽接我的話。誰知,“唐老鴨”隨即張牙舞爪地大聲恐嚇我們,又是揚言要把我們關起來,一個都別想走,又說烏魯木齊的哪個社會大哥和他是朋友,他的門好進不好出。
 
在“唐老鸭”慷慨激昂的“演讲”间隙,我低声问了大飞的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原来,他们兄弟俩去讨债,结果欠钱的人不在,只有他的老婆和孩子在家。于是,他们跟欠钱人的老婆聊了一会儿,离开的时候让她转告欠钱人,回来以后与他们联系下,目的也就是传个话,让欠钱的人知道他们现在知道他家在哪儿了,也不是想打扰人家的老婆孩子。这两个兄弟离开不一会儿,这个“唐老鸭”就打電話给他们,自称是欠钱人的朋友,说要见面谈谈,谁知,来了以后就被扣住不让走了。
 
“唐老鴨”終于講完了,他很強勢,語氣也很強硬,結果就一個:誰收這個賬,誰就會死得很難看。他把自己當成定生死的判官一樣,想讓誰死,誰就必死無疑;想讓哪個人活,那個人就能活得有滋有味。
 
中國就是個人情社會,任何圈子都講究人情。我們在討債的過程中,這樣的事發生得多了,真正的社會大哥出來擋賬的也遇到過。而且,人家大哥說話都特客氣,辦事也都很講究:先擺上桌子,大家一起吃飯,吃飯的時候拿出一沓人民幣放在桌子上,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後發話說:“今天這個事,大哥就對不起各位兄弟了,給大哥一個小小的面子,這點錢各位兄弟拿去喝茶。”接著是真誠抱拳作揖表示歉意,整個過程都很低調。說實話,後面你也不敢真的繼續要錢了,台面上把面子給你留得足足的,大家都圓滿。不過,擋賬這樣的事,一年也遇不到幾次,那些社會大哥沒有那麽無聊,天天幫人去擋賬,隨便斷別人的財路。
 
今天這個“唐老鴨”大哥,氣勢強硬,態度霸道,一點兒都不給我們台階下,而且好像不知道這個小小的行業裏的人情規矩,只是一味地表達自己有多厲害,有多少心狠手辣的兄弟,認識多少有地位的社會大哥。就在“唐老鴨”大哥吹噓炫耀的時候,亮子、黑胖還有大飛帶著十多個人進了房子,房子的空間一下就顯得小了,大飛站到“唐老鴨”的旁邊,愣愣地看了一會兒,說:“怎麽是個老頭,不關心兒子閨女上大學的事,出來混什麽混?”
 
“唐老鸭”很是诧异,他没有想到大飞上来就是几句带有威胁性质的话。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”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,“唐老鸭”既然自称“社会大哥”,应该明白这个最起码的道理。他被大飞的话噎住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大飞,迟疑了一下说他认识××社会大哥,这句话在此刻说出来不过是摆场面,因为他害怕大飞,说认识××大哥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。大飞立刻拿出電話,就给××大哥打了一个電話,“××哥,你知道‘唐老鸭’不?我来要钱,他说认识你,别搞出个什么误会,兄弟冒犯了你。”大飞用的是免提,我们都听到電話里××大哥说:“不认识,不知道是哪个人胆大包天,在冒充我朋友。我等会儿过来一趟,看看到底是谁。”
 
“唐老鴨”的伎倆被揭穿後臉色很難看,喃喃地說不出話,臉憋得通紅,一口氣吞下去就憋成典型的豬腰子臉。而這個時候,我們也吃准了他的背景實力:一者,社會大哥或者混社會的人,遇到這樣的事是能推就推,推不了的情況下,說話都特別客氣,不會這麽囂張;二者,雖然我們不是混社會的,但是混社會的那些套路我們都耳熟能詳,就“唐老鴨”大哥這種處理問題的方式,肯定是港台電影看多了,還不如剛剛上路的小混混。根據這些,我們知道這個“唐老鴨”大哥就是只紙老虎。
 
一個大飛帶來的朋友在大飛的暗示下,跳出去就給“唐老鴨”大哥一個耳光,“絮叨你個鬼,再絮叨整死你!”大飛和我一樣,也是看准了情況,不然不會這樣動手的,扇“唐老鴨”的耳光就是打擊他囂張的氣焰。“唐老鴨”旁邊的同夥剛想往前湊,被我右手抓住頭發,左手掐住脖子,摁在沙發上,“這時候你別講義氣,想找死就說。”看到“唐老鴨”同夥的眼神中露出了怯意,我才慢慢地放開了手。“唐老鴨”此時像掉進了冰窟,開始的囂張氣焰完全不見了,說話也詞不達意、語無倫次了。
 
大飛繼續說:“在社會上混,面子值千金,錢可以不賺,但是面子我必須要,今天你給我個說法,只要我滿意,我立刻就走人。”大飛的意思我能聽出來:“唐老鴨”現在有兩個選擇,一是給我道歉;二是按規矩辦,給兄弟車馬費。如果這兩點辦不到,那麽今天就鐵定要羞辱他。“唐老鴨”大哥,不過是客串的,他不上道,不講究,說話的語氣軟了,但聽不出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。
 
我們幾個交換使了個眼色,然後亮子說:“這位大哥,這樣吧,這麽晚了,我們下去找個地方談吧。”我沒有想到,他居然答應我們的條件,和我們一道下了樓,還坐上了我們的車。客串的就是客串的,連個業余的都算不上,因爲“唐老鴨”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,我估計是他之前把牛皮吹得太厲害了,現在收不了場,不好意思待在這裏,就跟我們下了樓。
 
在車裏,“唐老鴨”受盡了羞辱,大飛每問一句話,就扇他一個耳光,當然力度不是很大。“啪”的一聲:“大哥給錢啊,大哥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。”
 
“啪”的一聲:“大哥你還擋不擋賬啊?”“啪”的一聲:“大哥你說這事怎麽辦?”再“啪”的一聲:“大哥,做人一定要低調啊……”就這樣來回二十多個“啪”完後,大飛看在“唐老鴨”身上也榨不出什麽油水,便把“唐老鴨”放走了。“唐老鴨”所受的羞辱全是他咎由自取。這個事完了以後,我的總結是:
 
第一,要會說話,能准確地表達自己的意圖,沒事的時候一定要看《演講與口才》,真就是練拳練腿不如練一張嘴。
 
第二,多學習正確的發音,聲音好聽不會讓別人反感,會少挨揍。
 
第三,有多大的胃就吃多大的饅頭,不然會整出胃病。
 
第四,做人一定要低調,千萬不能囂張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
上一条: 没有上一条 下一條: 討債過程中被人利用的故事